二两雪菜亦成仙(*ˉ︶ˉ*)

  强壮!

16号数调截止哂~~~

这个系统有点坏21

🌟社会主义兄弟情革命小队已成立💪

 

声明是短篇集。

设定是如果系统执意让沈清秋不OOC强制执行任务走向人棍结局,看我们的沈仙师如何将自己的OOC爱意强制转化成社会主义兄弟情疯狂卡bug以推动剧情发展。

我们的宗旨是:OOC只是爽一时,社会主义兄弟情才是真男人!

 

-------

 

🍃(21)

 

 

为了不使自己这个清静峰仙师看上去过于失礼穷酸,沈清秋让明帆在前厅象征性地挑了几样法宝:一把剑柄上金镶灵石的宝剑,一根赶上小臂粗的紫檀拂尘以及一面镶了一圈玛瑙的八卦镜。

 

俗,真是太俗!沈清秋看了看大徒弟沾沾自喜沉浸其中的模样,便把肚子里的吐槽全都吞了回去,他又见洛冰河自入了门后便没再同自己讲话。

 

沈清秋本想解释自己在门外并不是嫌弃他,而是爱他敬他,不愿让这孩子再低声下气地自苦妄自菲薄,可脑内的系统和剩余的b格又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便实在不能解释这么多,只能任由那朵小白花把花盘对着地上去了。

 

宝剑拂尘八卦镜被明帆提在手中,明帆忽觉手酸又见洛冰河两眼湿漉漉地耷拉着头,便好奇地走了过去,“这就是洛师弟讨好师尊的方式,让师尊踩着自己下车?有点意思,不亏是天生贱骨!”

 

明帆有意贬低,而洛冰河闻言也只是看了他一眼,面上古井无波,眼中黯然一片,“我就该是师尊踩在下面一个。” 

 

洛冰河觉得自诩得也没有夸张,他刚入苍穹山屿那时是真的活得像个鬼,师门的欺侮和自残活剐让他的前胸后背没有一块好肉。

 

有时好不容易缠上伤口的布条时不时滴滴答答的还有暗色的液体淅出,似血又不是血,顺着裤脚滴下,“哈哈哈,那个洛冰河又尿啦!”同门的嘲弄总是刻薄且充斥着恶意,有时洛冰河觉得自己属于人的温血早已流尽,再淅出的像是要把骨子里的其他东西一并流出一样。

 

自己这横看竖看都是一条狗,被人踩在脚下的狗。

 

只有师尊待他不一样。

 

有时和师尊只是相对坐着,只是自己是跪坐着师尊是正坐着就已然让洛冰河贫瘠的内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这位高高在上的清静峰峰主,依稀是苍穹山最没什么欲求的人———师尊鲜少正眼看过自己,更多的是数不尽的严厉和不过数十下的鞭打———师尊称自己是“没有灵根”的畜生,又以烫茶浇盖自己的掌心,而洛冰河对此,确然丝毫也没有恨过。

 

洛冰河这一生大多数悲苦,于己身的,都并未恨过,他刚入苍穹山唯一不能长久释怀的,也只是洗衣妇和自己的理想罢了。

 

洛冰河不知道自己以后有几番成就,他只知道师尊寄予他厚望,表面上的打骂在他心里皆是恩泽指点,可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又在同自己说此论荒谬至极。

 

只是洛冰河早已活在了自我欺骗的茧房中数年,那个对自己严厉在意的师尊亦不过是他心中添油加醋的幻想罢了,只是苦得久了,便生出的希冀罢了。

 

而希冀多了,竟似是生出了些别样的感情。师尊后来又同他说,“为师一直是要他的”,洛冰河一直将这句话放在了心里,略微郁卒着。

 

他不知道自己有何德何能让师尊真正看得起他了———而不是内心的幻想。

 

他也不知道怎样让师尊不反悔。

 

毕竟,自己就是一只随时可以被踢掉的狗,不是吗?

 

而每当在师尊身边时,洛冰河郁卒更甚,真切的惶恐让他不知如何让师尊保持对自己的“新鲜感”,却只能自己闷在心里。

 

师尊是一时兴起的,不是吗?

 

可是那天师尊抱着自己的许诺又过于真切,让洛冰河的心里为之一颤。

 

万一……

 

万一师尊对自己也……

 

不,绝不可能!

 

自己不过是一只…狗而已。

 

 

-----------

 

沈清秋突然发现,可能沈九长久的贬低与压抑让洛冰河一遍又一遍地饱尝这份看不透的自欺欺人,所以洛冰河刚刚才会跪下来把他的后背给自己当垫脚的板凳,洛冰河这种尽乎笨拙的讨好在他眼中不过是本人为了表忠心的姿态,只是洛冰河这种奇怪的讨好方式却让自己后背发凉,而洛黑花本人却并未往心里去。

 

是时候给这个孩子打打脑子了———人人平等,不分贵贱好咩!沈清秋折扇一展,攥紧了拳,凌厉的目光朝着对方而去,却见洛冰河又同明帆争论了起来,好像是什么“上面下面”。

 

提起这个“上面下面”,沈清秋突然想起之前洛冰河有一个晚上同意自己在上面,结果……结果第二天腰更疼了。沈清秋一想这个就气,思至此,缓缓闭上疼痛的双目,内心不自觉地喊了一声,

 

“上面下面?我特妈一直是下面的好咩!”

 

谁不料,自己忘记给嘴巴拉拉链了。

 

于是这句话好巧不巧地从自己的嘴巴里响亮跑了出来———此时此刻大厅内一片寂静,明帆和洛冰河齐刷刷地看向自己。

 

完蛋了……

 

所以…师尊也喜欢被踩?明帆突然发现了什么惊天的事情。哇塞,这个是师徒间的共同爱好吗!看来自己也要开发开发,那么今天晚上就让婴婴小师妹先踩自己吧。

 

洛冰河脑中一片空白,为什么师尊说自己一直在下面,难道……难道派内比师尊大一头的人在背地里欺辱师尊!…会是谁呢?洛冰河咬牙想着,心中的答案也是不言而喻。

 

而沈清秋耳边响起了愉快的交响乐:【滴滴滴滴滴滴哒,b 格减50,社交牛逼值+100】

 

我踏么又惹谁了!沈清秋突然在想自己的东西要不然也别买了吧,反正面子已经丢光了。

 

 

 

-

 

热度+评论过180更新下一篇~就这样

 

 

 

 

是狐狸崽崽!(*ˉ︶ˉ*)


我只想好了一只的名字!剩下的就只能交给各位姐妹各显神通了。


(最近被限流了好难过呀(ノД`))

恭喜浪牙榜100W阅量🎉

下一章更新帝后和狐狸崽子们的故事(。・ω・。)


感谢大家的支持!(*ˉ︶ˉ*)我刚来的时候也没想到会有热度~。・゜・(ノД`)・゜・。而且每次评论和互动都好多好感动!ヽ(´o`;


我也知道自己画的不好,也在练习。其实也想过就这样吧,但是有收到各位的私信鼓励,尤其是几个上班的姐妹说每天刷新我的图就觉得生活中又多了一丝期待(*ˉ︶ˉ*)嘿嘿,感谢你们呀。


苏苏狐小水牛还会继续恩爱哦(*ˉ︶ˉ*)



苏:酸橘子狗都不吃(。・ω・。)

《他从来不问一切》

他从来不问一切

可倘若你再多逗他一遍

他便于沉寂中恍然

不是要逃

只为苏哥哥 他说他

不问一切,因为都懂


故此

他不再问过所有 

不是装傻充愣 而是热爱雨露

他喜欢别人夜谈时在雨中奔跑 他们说他

是那粒本该枯死 却幸运嵌在雨中长大的种子

不问一切,尘缘未了


他从来不问为什么美好都是自掩埋于泥雪起

飞流地过齿穿心般逝去

化为永调孤绝散落旷野

只是

他后来学会了念旧地去反刍 

仍旧不问一切,而这一切却仍要照旧


苏哥哥曾说他

亦是一位知义念旧的人

而他不睡觉的夜晚里用来回应碑文的 

也只有那一个喊旧了的称呼

炫耀一下一世真🥺🥺🥺



(*ˉ︶ˉ*)苏:我就闻闻




-

只接受免费礼物投喂的雪菜(*ˉ︶ˉ*)